如何引导战士正确使用手机?看看这几名带兵人分享的心得

手机为我们的工作生活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在不经意间影响着我们的交流方式和生活习惯。每到休息时间,不少官兵习惯性捧起手机打游戏、刷抖音、逛淘宝、看直播,沉浸在“一人一机”的网络世界中,战友之间的交流少了,学习的氛围也淡了。

记者在陆军第79集团军某旅采访中了解到,一些基层带兵人也已关注到“一人一机一世界”的现象,他们结合日常工作深入思考,并进行了一些具有针对性、探索性的引导。几名带兵人希望分享他们关于手机管理的一些心得,为广大基层干部骨干提供参考,共同引导官兵在休息时间合理使用手机,逐渐摆脱“手机依赖症”。

这些年,我亲眼见证了官兵休闲娱乐方式的变化。随着“网生一代”陆续入营,智能手机有序放开使用,在官兵娱乐方式发生变化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挠头事”。

一个周末,我和几名官兵一起打扑克。他们人来了,心却留给了口袋里的手机。有的官兵一有机会就掏出手机摆弄几下;还有的坐立不安,时不时看看表,可能是计算着还有多少时间可以与手机为伴。

几轮过后,感觉大家都心不在焉,原来想借此“联络感情”,了解思想,结果变得索然无味,只好就此解散。离开时,中士小乔还没走出门便迫不及待地掏出手机,打开网游。

新毕业的提干排长杨力军事素质突出,对连队的各项工作也都门儿清。但一次我问他与排里战士的谈心情况,他却涨红脸对我说,平时一到休息时间,战士们只想着多玩一会儿手机,下连几个月了,他还没有找到机会和战士们进行深入细致的谈心。

在相对封闭的军营中,作为和外界沟通为数不多的工具,官兵对手机的依赖程度比较高。“发了手机‘灵魂附体’,收了手机魂不守舍。”很多战士拿到手机后便“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顾网上游”,战友间彼此虽然离得很近,但心却隔得有些远。

一部小小的手机,竟或多或少成了官兵交流的隔阂,这让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经过与几名连队主官商讨,我们达成一致意见:堵不如疏,强硬的管控难以把大家的心聚到一起。

为此,营连决定,每周利用1小时左右的时间举办娱乐“沙龙”,区分兴趣爱好开展棋牌、球类、K歌等文体活动,吸引大家参与。

起初参加活动的官兵不多,但欢声笑语逐渐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官兵加入进来,大家在一起互动娱乐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如今,娱乐“沙龙”办得如火如荼,还在不断“升级”。聚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官兵多了,拿起手机各玩各的官兵少了,“面对面”玩出了真感情,更提升了凝聚力。

作为一名大学生士兵提干排长,我自认为对连队很熟悉,开展工作应该不难。可刚下连队没多久,我便认识到,时代在变化,战士的思想也发生了变化。

上个月,连队组织读书荐书活动,指导员特意安排我与大家交流读书心得。为此,我加班撰写了一篇总结自己读书经历的心得。然而,当我兴致勃勃地开始演讲,台下官兵却没有表现出什么兴趣,有几名战士甚至昏昏欲睡。

精心准备的读书心得,却难以引起大家的共鸣,这让我很受打击。课后,在与几名战士谈心时,上等兵小钟诚恳地向我道出心声:“排长,你讲得很精彩,可比起花大把时间去读一本书,我更愿意用手机浏览几篇新闻,看几个短视频,这样不是更方便更轻松吗?”

小钟的话引起我的思考,手机上的各类文章和短视频确实能让人以“短平快”的方式获取信息,但大都是碎片化的海量信息,内容往往良莠不齐,不利于官兵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甚至可能导致官兵无法集中注意力进行深入系统的学习思考。

为了帮助官兵摆脱“浅阅读”状态,我与指导员商议在连队开设“读书角”,组织官兵制订读书计划,鼓励大家抽出时间读书,并在每周政治教育时间安排几名官兵交流读书心得。一段时间后,我惊喜地发现,以往少人问津的学习室,陆陆续续地出现了读书学习的身影,大家也开始在日常的聊天中谈论起读书的趣事。

这期间,小钟的变化尤为明显,曾经的“峡谷王者”如今养成了写读后感的好习惯,并开始利用休息时间练习书法。他深有感触地说:“想想以前一到周末,捧起手机一玩就是一天,其实啥也没学到。现在经常读读书,既放松了身心,又感觉周末过得特别充实!”

碎片化的浏览能让人快速获取一些信息,但同时也挤占了大量时间,容易使人对“简短直白”的信息获取方式形成依赖,从而失去自己的思考。“一机在手”纵然能浏览万千世界,但不能让这种“浅阅读”取代了“深阅读”,丢失了系统学习和独立思考的空间与时间。

“一人一机一世界,回过神来身心疲。”连队工作忙碌而繁杂,休息日也经常加班。即便如此,我一直坚持抽出时间锻炼身体、阅读书籍。

然而,挺长一段时间以来,我发现每逢休息过后,当我精神焕发地组织连队官兵打扫卫生、召开例会时,大家反而有些蔫头耷脑。这让我不禁感到疑惑,连队尽量让大家充分休整,为啥效果不佳?

后来,我在休息时间到各班排转了几圈后发现,不少官兵一有时间便抱着手机,不到饭点不撒手,经常一坐就是半天。

“指导员快上线,还能再打一局!”为了探究网游的魅力,我下载了一款游戏,与几名战士组队“开战”。“鏖战”了一上午,眼瞅着快到开饭时间,大家依旧兴致不减,而我已经感觉到头发晕、眼发胀,全然没了食欲。

“指导员,午休前还有点时间,要不要再杀两局?”回到宿舍,上等兵小曾兴冲冲地来找我,看着他满是期待的眼神,我却丝毫没有再战的欲望,也终于明白了为啥大家休息一结束、手机一上交,便个个无精打采。

“有的同志一拿起手机就如获至宝,兴奋得直跳。适当娱乐可以放松身心,但长时间将注意力高度集中在网游上,会让人身心疲惫,达不到休息放松的效果。”一次教育时间,我以“沉迷手机游戏的危害”为主题上了一课,但收效不大。到了休息日,大家依旧拿起手机,上网“厮杀”。

为了让大家合理使用手机,连队党支部发起“放下手机一小时”活动,号召大家放下手机、投入到有益放松身心的课外活动中。

起初,官兵并不“买账”,我们几名干部骨干带头参与活动。有的官兵喜欢一展歌喉,我们就依托“唱吧”小屋,组织“军营好声音”评选活动;有的喜欢健身,我就利用健身软件,让官兵一起组团健身。几个月下来,连队官兵手机使用时间和频率明显降低,参加课外活动和学习的人越来越多,曾经的“网瘾少年”小曾也养成了练习长跑的好习惯。休息结束后,大家的双眼有了神采,精力也更加充沛,训练工作干劲十足。

去年9月,班里战士小郑如愿晋升为下士。看着工资单,小郑信誓旦旦地说,要给自己和父母攒下一些钱。

然而,过了一段时间,我发现小郑的快递包裹越来越多,大多都是网购的商品。一开始,他以提高生活品质为理由,先买了比较贵的洗发水、剃须刀等生活用品,又换了一部新手机,后来逐渐发展成看什么新鲜就买什么。

前几天,我发现小郑一拿起手机,就开始浏览各个网购平台,经常一看就是几个小时。我赶紧拉着小郑谈心,了解他的网络消费情况。几个月下来,小郑的网上消费额度直线上升,工资也没有剩下多少。

“再这样下去,你就管不住自己的手,变成只会买买买的‘剁手党’。”我对小郑提出批评,并用沉溺于网络购物的反面事例对他进行了教育。

小郑的问题并非个例。我还注意到不少战士的消费清单中,既有虚拟的游戏皮肤和装备,还有电子设备、日用品、食品等各种实物商品,“冲动消费”比比皆是。

网络消费十分便捷,手机上动动手指就能买到各种各样的商品,而许多年轻官兵还没有形成正确的消费观,容易被网络上的促销信息冲昏头脑,产生过度消费问题。

“经不住网络消费平台各种促销活动的诱惑,无法控制自己的购买欲望,严重时会发展成精神依赖。”向连队反映这一情况后,我特意上网搜集了关于网购的一些资料,在班务会上组织学习讨论,翔实的数据和鲜活的案例引起了班里战士的重视。

随后,连队听取我的建议,进行了个人消费情况统计,并结合调查情况开展了消费观教育。我帮助班里战士挨个分析他们的个人消费情况,告诉他们以后需要用钱的地方还有很多,要保持合理消费、勤俭节约的好习惯。

这几天,小郑就要休假了,我发现他又收到了几个快递包裹。他不好意思地笑着说:“马上要回家了,给父母买一些礼物,让他们也高兴高兴!”

Template File not set yet,this is the templary output.

歼-20实现了我国航空工业研制能力和航空武器装备建设从第三代向第四代的跨越,是中国军队重要的“撒手锏”武器。

火箭军是中国军队战略威慑的核心力量,是我国大国地位的战略支撑,是维护国家安全的重要基石。

1939年12月爆发的昆仑关战役是中国军队对日军攻坚作战的首次重大胜利。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boaowujin.com/,里耶卡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