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提琴的故事_中提琴

现代大提琴是管弦乐队中最具表现力的乐器之一,它演奏时产生的强烈共鸣可以波及剧场的最后一排。大提琴低沉、委婉的旋律往往能烘托出深深的失落和忧伤,而一旦快速演奏,马上又会产生让人振奋的效果,尤其适合演奏大段的浪漫抒情曲目。在演奏大师的手里,它是极佳的独奏乐器。勃拉姆斯听到德沃夏克的大提琴协奏曲后,曾深为感慨地说:“我居然不知曾有人写出这样优美的大提琴曲!”因此,我们不妨这样推断:大提琴协奏曲的曲目不丰,其原因仅仅是因为作曲家鲜有大提琴家出身之故。尽管如此,现有的大提琴曲目亦已显示出这种乐器的凄美与热烈。只要有了优秀的曲目和高超的技巧,大提琴仍是表现更深刻、更广博、更有震撼力的乐器之一。

大提琴是由达·甘巴中提琴(一种17世纪中叶以前流行的撑在地面上演奏的六弦提琴)演变而来的。到了17世纪中叶,人们发明了低音提琴。这种琴的琴身较达·甘巴提琴大些,音色也丰富些。“大提琴”这个词出现在1665年,这个非正式的昵称却迅速取代了低音提琴这一“官名”。现代大提琴共有四根弦,比中提琴低八度,这在1600年就已经流行开来。后来,巴赫又发明了一种可以像中提琴一样夹在颌下演奏的豪华提琴,这种乐器又多出一根e弦,巴赫《大提琴组曲》中的第6首就是专为这种新式乐器而作的独奏曲。当时,大提琴主要是用来烘托键盘乐的低音部,构成巴洛克时代音乐的基调。

19世纪以前,还有其他一些与大提琴类似的乐器,海顿就曾为一种叫巴列顿的乐器写过175首曲子。巴列顿(或称“男中音”)其实是一种有6根或7根弦的大提琴。19世纪初,还出现了一种融合了大提琴与吉他特征的“琶音琴”。它既有大提琴的特征——拥有六根弦还要使用琴弓,却又像吉他一样在指板上有24个档子。事实上,在当时音乐家的脑海里,大提琴与吉他本来就密不可分(波切里尼曾写过大量的吉他曲),因此,当时两种乐器的融合不像如今这样令人大惊小怪。在聆听了琶音琴乐手温西兹·舒斯特的演奏后,舒伯特特意为它谱写了一首精美绝伦的由钢琴伴奏的奏鸣曲。如今,只有在博物馆里才能找到这种琶音琴的芳踪,而舒伯特的奏鸣曲依然是音乐会的保留曲目,但所用的乐器却是大提琴和钢琴。

到了20世纪人们对大提琴作了两大改进,增强了它的力度,使其能在管弦乐队的喧嚣声中脱颖而出。第一大改进是用钢丝弦取代了惯用的肠衣线,另一大改进是将弦轴制成弯翘的形状,使得琴弦与琴弓处于同一水平面,更有利于演奏。这样一来,现代大提琴音量大增,更易于让演奏家处理那些现代派有高难技巧的作品。

维瓦尔第和塔蒂尼谱写了最早的大提琴协奏曲,接着,巴赫、亨德尔在他们的合唱作品中开始用大提琴伴奏,后来的作曲家写出了一些重要的大提琴协奏曲。两位古典时期的大提琴家为大提琴进入独奏领域做出了卓越贡献,第一位是海顿的学生安东·克拉夫特。正是通过克拉夫特的演奏,海顿意识到了大提琴的潜能,在他的弦乐四重奏中,大提琴不再仅仅起低音击节的作用,而担当起了乐曲的主要声部,与两把小提琴和一把中提琴同样举足轻重。海顿的四重奏中,大提琴在叙述主题的同时也参与“对话”,这一表现方法后来成了弦乐四重奏曲的模式。此外,海顿还为克拉夫特创作了5首协奏曲。

18世纪末另一位重要的大提琴家是波切里尼,他是享誉全欧的演奏家。作为作曲家,波切里尼硕果累累,一生写了125首弦乐五重奏曲、102首四重奏曲以及其他突出大提琴音质的提琴组合曲,还谱写了四首海顿风格的大提琴协奏曲。由于他的乐曲常常唤起人们对海顿的联想,人们索性戏称他为“海顿之妻”。

贝多芬在他的16首四重奏曲中为大提琴谱写了强有力的音部,他还谱写了由钢琴、小提琴、大提琴和管弦乐队演奏的“三重奏协奏曲”。这部作品在1808年首演时,由克拉夫特演奏大提琴。贝多芬共写了5首大提琴、钢琴奏鸣曲,前两首写于1796年,由钢琴演奏主旋律,在写第三首乐曲时(1808年),贝多芬已经娴熟地掌握了为大提琴这一富有表现力的弦乐器谱曲的技巧,开始突出大提琴,并不时推举它阐释旋律主题。第三大提琴奏鸣曲是贝多芬最热情奔放的室内乐之一,每次演出都能使观众异常振奋。另外两首奏鸣曲作于1815年,这时,曲中的大提琴早已成为钢琴的朋友,两者并驾齐驱。

德国作曲家舒曼深为大提琴的浪漫抒情音色所动,于1850年创作了大提琴协奏曲。这部作品不是用古典风格写成,而是用非常浪漫的手法将炽热的情感酣畅淋漓地宣泄出来。舒曼没有按俗套将作品分为三个乐章,而是一气呵成,令人感受到颇具肖邦钢琴协奏曲的风采,在最初三个小段由管弦乐队的三和弦演奏之后,大提琴引出热烈的主题,紧接着大提琴独奏表现第二主题,经过展开部后,渐渐导入节奏强烈的管弦合奏,又用大提琴情绪高昂地再现主题音乐。这部作品没有按惯例在尾声前才婉转如歌,而是用管弦乐渐进到梦幻般的中段,随后是大提琴舒缓悠扬、美轮美奂的歌唱(人们正是在此处发现了大提琴在音乐史上应有的地位),紧接着是一段欢快的乐曲,再从头再现第一、第二主题,然后进入期待已久的装饰乐段,最后奏出辉煌的尾声。舒曼的协奏曲华丽清新,作曲家第一次大肆渲染大提琴如诗如歌的音质。在创作四重奏曲时,舒曼也加强了大提琴的作用,在他精致的弦乐四重奏(第二号)结束时,舒曼用大提琴完成了最后一拍。

舒曼的学生勃拉姆斯创作了三部重要的大提琴作品。第一首为《e小调大提琴奏鸣曲》(1865),这部作品中表现出极其强烈的忧郁色彩,带有深厚的沉思与内省色彩,大提琴一直徜徉在低音区,烘托出奔放的旋律。1886年,勃拉姆斯为天才的大提琴家罗伯特·霍斯曼谱写了第二首奏鸣曲。在这部作品中,作曲家极力开发大提琴的技巧,乐曲一开始就跳入高音区。历来被音乐评论家们打上“保守乐派”标记的勃拉姆斯,这回却写出了一部超前奔放、基调频变的作品。这部极具表现力的大提琴曲,也预示着他的《小提琴大提琴协奏曲》的诞生。

1887年,勃拉姆斯到瑞士阿尔卑斯山区的图恩湖消夏,漫步在青山碧水间,迷人的湖光山色激起了作曲家的创作灵感,结果便诞生了著名的《小提琴大提琴协奏曲》。这部作品气势恢宏,旋律舒展跌宕,两种乐器高昂的独奏被细腻而又巧妙地揉合在一起,使勃拉姆斯的浪漫主义创作达到了顶峰,曲中不乏如怨如诉、如思如慕的片断以及对大自然的赞叹。作者有意让乐队旋律轻柔而将浓墨重彩让给大提琴,整部作品可谓精美绝伦,至今仍是大提琴家们的保留曲目。

后浪漫主义时期,大提琴主要用来在管弦乐或歌剧中表现延缓、深情的乐节,勃拉姆斯在他的第二钢琴协奏曲第三乐章中使用了大量这样的乐句;瓦格纳在他的《女武神》般的开篇之后,立刻转入由大提琴演奏的低吟轻诉;威尔第的歌剧《唐卡洛斯》第四幕的开场也是如法炮制的。

勃拉姆斯曾被他的好友德沃夏克的《大提琴协奏曲》深深感动过。德沃夏克客居美国时,聆听了作曲家维多克·哈尔伯特的两部协奏曲后,深受启发,写下了自己的大提琴协奏曲。德沃夏克的协奏曲流行很广,也是同类作品中最轻松活泼的,他没有步舒曼和勃拉姆斯的后尘,将管弦乐部分保持低调,相反却竭力充实加强管弦乐声部,以增强刚劲的独奏与恢宏的伴奏之间强烈的竞争,其他乐句则轻舒漫卷,如泣如诉,感人肺腑。这部作品是德沃夏克写给他的妻妹也是他暗恋的情人约瑟芬·娜考尼佐娃的。作品的终曲堪称协奏曲结尾的经典,正如德沃夏克向他的出版商介绍的那样:大提琴的独奏越变越缓,越来越弱,“宛如一声声叹息”,再由管弦乐一声磅礴的骤起,然后戛然而止。

19世纪末,又出现了一部重要的大提琴作品——理查·施特劳斯的《堂吉诃德》。此曲写于1898年,为施特劳斯的第六部交响诗,曲中用大提琴代表唐吉诃德,用音色浮华的中提琴代表桑丘,杜西尼亚则由双簧管来展示。全曲由序曲、十个变奏曲和尾声构成,每一部分都描绘出唐吉诃德游侠生活中的不同景象,大提琴将它的音色发挥得淋漓尽致。施特劳斯正是利用了乐器的抒情色彩,将故事叙述得栩栩如生。

二十世纪最优秀的大提琴演奏家当属西班牙人帕博罗·卡萨尔斯。尽管他以96岁高龄辞世,但他一生中最伟大的一刻却是他13岁走近巴塞罗纳街头一家音乐作品店的那一瞬。彼时彼处,他发现了老巴赫的6套无伴奏大提琴曲的总谱。这些总谱被音乐家们完全忽视了,卡萨尔斯却决心将它们呈现给世人。总谱包括序曲和一系列的舞曲乐章。当20世纪初卡萨尔斯将其搬上舞台时,他却指责将巴赫的作品过分浪漫化了。因为直到那时,巴赫仍被公认为伟大的教授和音乐形式的发明家,素以深奥与精确著称。卡萨尔斯却向人们展示,巴赫也是一位热情奔放的音乐家,他的这套简洁的无伴奏组曲多姿多彩,扣人心弦。20世纪人们终于认识到了巴赫的伟大之处,然而却是卡萨尔斯打开了世人的眼界,让他们有幸领悟到了巴赫时代大师的风采。

帕博罗·卡萨尔斯于1876年12月29日出生于西班牙的加泰洛巴亚。在1897年作为马德里交响乐团独奏演员首次登台之前,曾带着大提琴在各处咖啡馆或管弦乐队演出三重奏。作为一名独奏演员,他游历广泛,曾于1899年为维多利亚女王、1904年为西奥多·罗斯福总统演出。多福多寿的他,1961年还为约翰·肯尼迪总统献过艺。后来,他与小提琴家雅各提博、钢琴家阿尔弗雷德·科托组成著名的三重奏小组,三人的演出一直持续到1937年,在电器时代初期录制了许多优秀唱片。卡萨尔斯还是位卓有成就的指挥家,于1919年组建了自己的管弦乐团。西班牙内战期间,卡萨尔斯客居在法国南部勃垠地一个小村子里。1950年,为了纪念巴赫逝世200周年,他主办了勃垠地音乐节,并在此制作了大量精美的唱片。1956年,他移居波多黎各(他母亲的故乡),直到1973年在那里去世。卡萨尔斯本人还从事作曲,于1971年指挥了个人作品在联合国的演出。80高龄时,卡萨尔斯与年仅20岁的大提琴手玛塔·蒙塔涅兹结婚。玛塔后来担任了美国曼哈顿音乐学院的校长。

卡萨尔斯用自己毕生的努力诠释了大提琴演奏艺术。作曲家的天分赋予了他行云流水般自如演奏的能力,指挥家的经历又让他在演出中对如何凸现大提琴乐部的结构心有灵犀。就是在现场演出中,他也常常制造险情,不时拉错几个音符,而这恰恰为他的演奏风格增添了感情色彩,所以任何一位聆听过他的现场演出的人无不为他的诚挚与技巧所折服。

本世纪30年代,一位自学成才的大提琴家诃诺德·索恩伯格来到巴塞罗那参加当代音乐节。卡萨尔斯力请他担任音乐节的特邀指挥。作为回报,这位奥地利籍的作曲家为他的西班牙朋友写了一首大提琴曲。索恩伯格曾编辑过莫恩的降B大调协奏曲,现在又为卡萨尔斯将莫恩写于1746年的羽管键琴协奏曲改写成大提琴协奏曲。这部作品为古典的曲式赋予崭新高雅的新解并且迎合了卡萨尔斯对海顿及同时代作品的偏爱。

索恩伯格是绝无仅有的一位由大提琴手成长起来的作曲家。巴西人里特·维拉-劳勃斯(1887-1959)一向认为巴赫作品中的纯洁净美与亚马逊河人的朴素的音乐十分吻合,简直是水乳交溶。因此也谱写了一系列的作品,题目就叫“巴赫的亚马逊人”,用音符交织出一幅西洋旋律为背景而又独具亚马逊韵味的壮丽画面。其中两部需用八把大提琴演奏,一部还伴以声乐音部。

20世纪另一位伟大的大提琴家是俄国人格里格·皮亚蒂戈尔斯基。20年代他已是柏林爱乐乐团的大提琴首席,在理查·斯特劳斯的指挥下多次独奏演出《唐·吉珂德》(斯特劳斯常将它称为“我的唐·吉珂德”)。他于30年代去了美国。其后一直作为独奏演员长期与海菲茨以及鲁宾斯坦合作演出室内乐,享誉终生。很多作曲家都为他写过协奏曲,这其中包括保罗·亨德米特和马里奥·泰德斯科。

另一位大提琴高手是皮亚蒂戈尔斯基的同胞罗斯特洛波维奇。他堪称是当今大提琴界最有影响力的人物。这位被呢称为“斯拉瓦”的家伙是位造诣颇深的艺术家,同时也在其它音乐领域多有建树:他还是位优秀的钢琴家和著名指挥家。他的演奏风格显示出他坚毅豁达而又无拘无束的生活态度。正如他演奏肖斯塔科维奇为他而作的协奏曲第一号时表现的那样,他几乎将大提琴当作了打击乐。为这位大提琴家,作曲家们写了100多部作品,其中包括肖斯塔科维奇、普罗科菲耶夫、布里顿、米埃尔科夫斯基、施尼特克、卡巴拉夫斯基以及伯恩斯坦。罗斯特洛波维奇在前苏联也曾是轰动一时的人物,但后来由于公开对政府在国内搞政治迫害表示不满而被驱逐出境,成了名符其实的世界公民(他云游四方,所持的只是一封摩纳哥大公的亲笔信而无官方护照),一度出任过华盛顿特区国家交响乐团的指挥。除了频繁的演出和指挥外,他也常常在歌唱家妻子加利娜·维什涅夫斯卡娅举办音乐会时担任伴奏。

20世纪最优秀的大提琴曲之一是由普罗科菲耶夫谱写的大提琴与管弦乐交响协奏曲。创作这部作品时,普罗科费耶夫曾多次求教于罗斯特洛波维奇,并将作品题献给了斯拉瓦。肖斯塔科维奇本来就是斯拉瓦的莫逆之交,因此他的两部大提琴协奏曲都是为斯拉瓦而做的。此外,斯拉瓦对作曲家朋友的交响曲也情有独钟,并多次在美国举办其交响乐作品音乐会。然而,真正与他在事业上琴瑟难分的作曲家是本杰明·布里顿。布里顿为斯拉瓦特地谱写了5首曲目,现已全部成为当代大提琴作品库里的珍藏品。斯拉瓦多次亲赴布里顿在奥博格举办的夏季音乐节,还曾在那里写出了自己的大提琴与钢琴协奏曲,并精心为布里顿的5部作品录制了唱片,由作曲家本人演奏钢琴。另外,由斯拉瓦与英国室内管弦乐队合作,布里顿亲自指挥演出的大提琴与管弦乐交响曲也出过唱片。按照巴赫的模式,布里顿创作了三部大提琴组曲,全部题献给斯拉瓦并由他首演。这三部作品,将现代音乐的新酒,装在了巴罗克风格的旧瓶里,难免有失和谐,但这也正是布里顿的不同凡响之处。

另一位本世纪较有影响的大提琴家是马友友,一位华裔作曲家的儿子,出生在巴黎。他小时便随家人移居美国,后来进入哈佛大学研习音乐,师从列奥·科奇诺。马的演奏表现出一种超凡的控制力,既精雕细琢又豪迈奔放。他甚至能在演奏德沃夏克协奏曲这样的大部头作品时从头至尾不失一节一拍。他与艾默缪尔·埃克斯联袂演出勃拉姆斯奏鸣曲时已经表现出炉火纯青的演技。他对巴赫一系列作品的诠释也堪称典范。此外,他还乐意尝试其它音乐风格的作品,曾多次与爵士乐队、与波比·迈克费因的兰草演唱组、与马克·奥康纳同台献艺。马也常常热衷于一些非古典的作品如探戈舞曲之类,还录制了几张亚洲风格的唱片,其中包括谭盾的作品。他曾经多次受命指挥一些大提琴协奏曲或电影音乐。尽管少年得志,他仍不遗余力地为普及古典音乐和音乐教育奔走呐喊,甚至不惜为一些由电视转播的非正式音乐会准备曲目。本世纪后期其它的明星级人物还包括杰诺斯·斯达克、斯蒂文·伊萨里斯、海因里奇·席夫、艾默缪尔·福尔曼、保罗·托特利尔、丹尼尔·沙弗兰以及奥弗兰·哈诺伊等等。

有一妙趣横生的专题片,背景是舒伯特的“鳟鱼五重奏”,画面上都用五个朋友各自寻访古典音乐大师来表现。这部音乐五重奏的第一、第二小提琴分别是帕尔曼和祖格曼,钢琴是丹尼尔·巴伦伯英,贝司由祖宾·梅塔演奏,执大提琴的则是天姿聪明的杰奎琳·杜普蕾。能亲临现场观赏这五个年青人声情并茂的演出已是福份,而观众的目光仍不时滑向优雅端庄的大提琴手。杰奎琳·杜普蕾简直就是古典音乐梦想中的女神,美貌与灵感都在她那里达到了极致。杰奎琳出身名门,谈吐不凡,她与巴伦伯英的一波三折的恋情——一度被少数别有用心的唱片公司炒得纷纷扬扬,终以婚典画上完满的句号。

杰奎琳1945年1月26日出生在英国的牛津,在身为钢琴家的母亲的鼓励下,她从四岁就开始学大提琴。据她姐姐说,她8岁演奏法里亚的《挽歌》,就曾使听众潸然泪下。她也上过伦敦的大提琴学校却因课程枯燥而改投威廉姆·普利斯门下,后来又分别受过保罗·托特利尔、卡萨尔斯和罗斯特洛波维奇等名师的点拔。16岁时,杰奎琳举行了首场职业演出并一举成名,有人隐名赠送她一把意大利名师安东尼奥·斯特拉第维尔斯制作的“达维多夫”大提琴,从此,锦上添花的杰奎琳开始了她轰轰烈烈的演奏生涯。她以善于精确地表达埃尔加大提琴协奏曲的感情色彩而著称,也曾两度为此曲录制唱片。第一次是与伦敦交响乐团合作,由约翰·巴比罗里担任指挥;另一次则是几年后,与巴兰波姆及费城管弦乐队联袂。埃尔加的协奏曲总是开篇即见力度,而杰奎琳演奏得非常到位。她家的唱片包括她在17岁时演奏的勃拉姆斯的奏鸣曲第二号,几首精品曲目以及寄予深情的舒曼协奏曲。对很多人来说,杜普蕾是60年代精神的象征。她长长的金发,演奏时怡然自得的风采,和当时的反叛摇滚乐一起永远地留在了人们的记忆中。她在1968年接受某杂志采访时,深情地说:“我热爱生养我的这个地球上一切自然的东西,我演奏大提琴时与漫步在青山碧水间有同样的感觉。”然而,就在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她却被诊患上了多发性硬化症,不得不在70年代大大减少演出场次,后于1987年逝世。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boaowujin.com/,卢多戈雷茨